繁體

「花」生妙筆-舊生花利亞 (取自45周年特刊)

「花」生妙筆-舊生花利亞 (取自45周年特刊)

「花」生妙筆-舊生花利亞

花利亞,中五學生,擁有深邃的輪廓,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加上黝黑的皮膚,是一位典型的巴基斯坦裔女孩。她在香港出世,不但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又熱愛中國文化,最愛中國書法的線條美。每次看到花利亞身穿傳統的巴基斯坦民族服飾,手握毛筆在宣紙上揮舞,都讓人感到新鮮,又有一種中外文化融和的協調,毫不突兀。

所謂「枱(台)上一分鐘,枱(台)下十年功」,你別看花利亞寫書法時神態自若,就認為這對她來說也不是很困難,她可是為此下了很多苦功。

街頭燃起書法夢

花利亞三年前在當時的旺角行人專用區看見一位雙手殘障的伯伯,用腳掌費力地握著筆桿,一筆又一筆地寫著漂亮的字帖。她不禁駐足觀看,一邊想他練習用腳寫字的過程中必定經過很多困難和挫折才能有此成就,打從心裡由衷的敬佩他;另一邊又想,伯伯對書法的熱愛讓他能克服手部的殘障,轉用腳掌拿毛筆繼續振筆疾書,雖然自己的手部活動也有局限,但她仍能用手握筆,豈能輕易放棄?花利亞的書法夢被燃點起來。

坐言起行,花利亞第二天回校便向譚老師表達自己想學書法的意願,老師立刻為她準備文房四寶,在非華語的抽離課中向她教授有關書法的知識:由磨墨、吊筆到書寫,譚老師都鉅細無遺地講解,她也像海綿一樣求知若渴,對書法的興趣更是與日俱增。

未有珍惜好老師 後悔莫及

看到花利亞對書法的熱誠和潛質,譚老師輾轉經香港教育大學的導師介紹下認識了書法家王老師。王老師坦誠表示從未教過身體弱能的特教學生,但初見花利亞上課的專注,便立即答應了。王老師鼓勵花利亞嘗試運用不靈活的右手書寫,鍛鍊她的穩定性,一個課節下來,她書寫的字體筆劃也算完整,王老師耐心的指導讓花利亞充滿目標,而且非常興奮。

可是,年輕人總喜歡多姿多采的社交活動,花利亞開始曠課,諸多籍口不上書法,無故缺席課堂,最後王老師非常失望,把實況告知譚老師,並表示不要浪費老師的金錢及時間,不再教她了!收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譚老師自覺慚愧,未有好好管教學生。

越逃避越不能面對自己的錯處,貪玩的花利亞仍眷戀到街上玩,越玩越沒時間練習,欠交功課,連校內課堂都逃避。

從低谷走回正軌

眼見情況未有改善,社工梁姑娘相約家人及老師會談,當然發現了花利亞用撒謊來「解決」問題,製造了不少誤會。經過家人及學校的努力,鼓勵花利亞重新面對自己的錯失,承擔過錯,重新出發。她又開始每天練習,學如何安排作息時間。

羨慕一刻

早前,蔡瀾先生舉辦書法展,譚老師眼見花利亞學習態度有改善,便帶她看展覽,見識一下。當進入展覽場,一幅幅的書法作品已讓她看得目瞪口呆,流連了一個早上,並有機會跟蔡瀾先生拿簽名,還獲得蔡先生鼓勵,努力練習書法。走出會場,花利亞跟譚老師說:「我都想將來有個書法展。」